了解學習障礙, 摒除偏見
2016年01月31日.星期日



學習障礙」一詞對近代香港人來說應該並不陌生,但要巨體說明卻又可能考起很多人。

其實今時今日在香港的小學,每一班學生之中便大約有二至三位被診斷出有學習障礙, 他們的問題可以分為: 


閱讀障礙、

特殊語言障礙、

發展性協調障礙、

特殊數學運算障礙、

視覺空間感知障礙。


程度由輕度至嚴重不等, 而在香港學童當中以讀寫障礙最為普遍,佔所有學習障礙的8成以上。其實,學習障礙就好像我們近視一樣,有些人有,有些人無,這種情况平常不過,有些學習障礙同學更是資優的(其實很多天才,如Walt Disney, 愛因斯坦,愛迪生,貝多芬等都是有學習障礙的)。


香港跟大部份國際社會一樣, 對學習障礙學生進行融合教育制度, 亦會根據專業人士的評估及建議,在家長同意下,才轉介有嚴重或多重殘疾的學生入讀特殊學校;其他情況比較輕微的學生,會於普通學校就讀。香港所有學校都會公平取錄學習障礙或其他特殊學習需要如自閉症或過度活躍症之學生,教育局亦有學生支援小組統籌融合教育之事。而於2006-2015年, 香港賽馬會更撥款逾一億五千萬元,邀請香港大學,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統籌局、扶幼會和協康會合作參與推行「喜閱寫意:賽馬會讀寫支援計劃」。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教育心理學系更特此成立「特殊學習困難教育專業發展小組」, 開展各類支援教師及家長的課程及講座。另外香港大學心理學系則負責研究、發展及製作評估工具,目的希望建立一個有效改善讀寫障礙學童學習的教學模式, 整套計劃推行八年以來, 已有超過42萬學生受惠。 


在坊間, 支援學障的服務及機構其實並未像其情況般普遍, 當中以1998年由一群學障家長自發成立, 後來發展成慈善團體的「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比較為人熟悉, 經過時日, 協會現時已有超過1900個家庭參與成為會員, 透過 舉辦家長分享會、學習小組、親子活動、提供家長熱線、專業諮詢輔導等協助家長理解認識學障孩童身心需要, 同時也舒解家長所面對的壓力, 協會亦有做政策倡議的工作, 定期與教育局、考評局等會面為學障學生爭取更多調適支援及平等機會。 


不過就算政府有制度, 社會有捐款, 大學有研究, 慈善團體有義務資源, 但這並不代表每位學障孩童就此在生活中得到合適及全面的照顧, 例如一般有讀寫障礙的學童,問題不在於他們的智力,而是他們腦部處理文字資訊的過程與常人有異,影響了認字及其他讀寫能力, 但由於這個障礙嚴重影響學童的學習能力,因而驅使各種行為情緒問題的出現,如學習動機日益低落,自我形象下降以致妨礙社交發展, 有些不幸的會在校內受到同學排斥欺凌……而某些學障孩童在被診斷出有學障之前, 都會被家長誤會是本身未有盡力讀書以致成績表現強差人意, 於是家長一直用沒有效的方法去「修正」孩子的問題, 結果通常適得其反, 兩敗俱傷。另外帶著「學習障礙」標籤的學童, 因為不被其他同伴及成年人理解這些失調都是與生俱來, 很多時會被缺乏同理心地對待, 讓學童的路百上加斤。


現時香港針對學障的診斷資源比其他發展國家的比例為低, 在缺乏專業人才服務的情況下, 只會讓學童錯過得到最佳協助的時機。所以其實要讓學障孩童得到最正面的成長和發展空間, 絕對有賴公眾教育當中包括讓家長了解學習障礙的特徵;讓公眾明白及接納這班學障的受眾;以及增加人才於評估,診斷及治療, 這才是最逼切性可以舒緩提升家長及學障孩童的生活的方法。


得閒去飲茶於年初帶領一班有心的家長,爲她們十歲的小朋友舉辦一個有意義的生日,讓家長們深入了解何為「學習障礙」,另一邊廂亦讓學習障礙的小朋友和生日會的小朋友互相認識一起玩樂,分享快樂。





得閒去飲茶-了解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 http://pmmmedia.com/chi/editor/621/view.php


希望更多香港人能關注並摒除對這個你我身邊都有,而且是正常不過的「學習障礙」朋友的偏見。


撰文:得閒去飲茶義工 Ada Wong



如你也想跟自己的團體、機構包場得閒去飲茶,歡迎電郵 3yumcha@gmail.com商討。

更多資訊關注facebook:得閒去飲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