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7成淪落人
2019年04月20日.星期六

香港有7成淪落人


最近看了獲獎新晉導演陳小娟的《淪落人》,兩位角色同是天涯淪落人,一起走過高山低谷,笑中有淚,人情冷暖,細膩窩心。


其實,大家知唔知道,於香港這全球最發達地方之一,有70%的淪落人你永遠都看不見的?

香港70%慈善機構屬中小型,她們默默耕耘、扎根社區、服務貼地。但她們由於缺乏知名度及社會資源支持,每日自我掙扎求存著。於香港這資源不均、平行時空的情況下,你同我都沒機會與他們相遇、認識了解,更不用說支持。他們所服務的淪落人變相成為社會上弱勢中的弱勢。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在2011一研究指出,「間中到茶樓飲茶」是香港生活的必須條件之一。淪落人(弱勢人士)會因為貧窮、身體或精神障礙,害怕被歧視而避免出席飲茶等社交活動。欠缺人際交往使弱勢社群一方面無法透過與人聯繫而獲得經濟資源、資訊或機會等社會資本,另一方面越來越難融入主流社會,甚至被社會排斥,造成他們在心理、社會參與和文化等範疇長期匱乏,缺乏社會認同感。導致近幾年一個社會上迅速蔓延的「關係貧窮」。電影中的昌榮(黃秋生飾演)由於四肢殘障、怕失禮而不敢去兒子的畢業典禮就是活生生例子。


導演陳小娟於各媒體報導透露電影不是為外傭或傷殘人士去發聲,只希望大家看戲後,無論擦身而過的陌生人跟自己有什麼差別,都不要將對方定型。這個觀點深有同感,我們得閒去飲茶一直與不同香港中小型慈善機構合作,讓社會大眾及企業認識及支持於香港社區默默耕耘的慈善機構及他們服務的淪落人。記得有一次與一間支援學習障礙小朋友及家庭的機構合作,我們到該中心附近的酒樓傾談訂枱,希望於活動期間到此酒樓飲茶。誰知該侍應一聽到我們說出合作機構的名字,便大聲說:「部長,有人搵你訂枱,喺比果班白癡仔飲茶!」。我們聽到好氣憤之餘,也知道社會上好多好多人都帶著歧視眼光看社會上不同的淪落人,將他們標籤、定型。當我們與不同的淪落人相處、飲茶,多理解後,就知道其實他們都是一個普通人,只是有不同特徵及故事而已。好像學習障礙小朋友,他們腦內的細胞對文字認知比較弱,並不是智商有問題,記得當時社工說,其實他們就像我們有些人有近視一樣,正常不過。


我們過去合作過的機構,有服務長者、戒毒年青人、家暴、難民等等,都值得我們多關心多了解,就像陳小娟導演說:「希望大家看戲後,無論擦身而過的陌生人跟自己有什麼差別,都不要將對方定型」。社會上真需要多一點理解,才少一點歧視!


撰文: 「得閒去飲茶」社企聯合創辦人杜國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