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俠侶」創社企 飲茶做善事
2019年02月15日.星期五

「神經俠侶」創社企 飲茶做善事 

夫妻檔各有專長 創新模式不假外求


昨日是情人節,李嘉雯和杜國倫在這個浪漫節日,卻忙於為他倆創辦的社企開了最少5個會議,並準備下周舉辦的兩個活動。

有人形容他們是神鵰俠侶,李嘉雯笑着更正:「應是神經俠侶!」杜國倫說,很多人叫搞社企、社會運動的人做傻人,從這個角度看,他們確是「神經」吧。

李嘉雯的父母以前是點心師傅,媽媽退休時,李嘉雯為她寫回憶錄,四出尋訪多名酒樓從業員,寫了《得閒去飲茶》一書,14年出版。寫書期間,丈夫杜國倫問她打算如何用版稅收入,李回應捐出去,杜遂提議不如用來舉辦活動,傳承飲茶文化,同時協助慈善機構,將理念實體化,3次活動後發覺可持續,遂成立社企「得閒去飲茶」,讓人透過飲茶做善事。


理念實體化 活動可持續

「得閒去飲茶」成立約4年,總共辦了逾40場活動,平均一月一次,有時連續兩天。李嘉雯和杜國倫各有正職,公餘營運「飲茶」;兩人的專長配合,完全不假外求。李是律師,成立社企和慈善機構需要的法律工作,對她輕而易舉;杜從事市場策略管理及發展,「飲茶」的策略、方向、執行,他不諱言「諗晒」,連發電郵給支持者的時間、電郵內容,他都有細心構思。

惟他不忘補充,有些地方想不通,會問太太,「佢講一兩句,打通晒。大家都在跨國企業做,又有一定人生經驗,好易碰撞(意念)。」

香港社企界夫妻檔不常見,故有人笑言他倆是神鵰俠侶。這對俠侶其實早在08年已留下蹤迹,那時杜國倫加入社聯-滙豐社會企業商務中心做商業義工,以其專業知識協助社企和慈善機構;向來有做義務法律顧問的李嘉雯聽了其分享後亦加入,有時兩人下班後或周末,一齊探訪社福機構或社企,旁人調侃他們為「拍拖更」。


捐款人出錢 請弱勢飲茶

他們發現香港7成慈善機構屬中小型,欠缺資源,杜國倫指出,這些機構服務對像是弱勢中的弱勢,「飲茶」遂銳意協助中小型慈善機構。「大NGO取政府資助(subvention),敲敲(外間)道門,就好容易搵到想要的(支持),有時仲嫌棄;細NGO人手有限,一心助苦弱大眾,對取得資源的認知有限。」李嘉雯的聲音開始透出不平,瞬間記者腦中出現想揮劍斬去不公的俠女。「我們界定自己的強項,是重整社會資源人力捐款、重新分配,希望用這強項幫更多慈善機構,希望吸引更多想幫人的企業、公眾、團體。」


他們安排的飲茶活動,一般約有4小時,捐款人出錢請弱勢社群飲茶,受惠的慈善機構在活動中能夠自我介紹,令雙方有高質素的相處時間。有時候,捐款人知道機構需要後提出幫忙,飲茶不是飲完就算。「有次『飲茶』一個受惠慈善機構是幫助深水埗區低收入家庭和兒童,一位捐款人是英國畢業的iBanker,飲茶後她聯絡了英國的教授和香港朋友,設計課程,教那些低收入家庭兒童英文。」


早在06年已對社企有興趣、自行找資料了解的杜國倫稱,「飲茶」的模式很創新,曾向政府申請撥款,但都在最後一輪遴選止步,「評審用舊框架審視,重視短期成效。」他說,「飲茶」可令受惠者的行為改變,外間未必察覺,但卻重要:「有次在深水埗一間老式茶樓飲茶,餐牌價錢使用很舊式的花碼字,一位照顧孫女的爺爺懂得,高聲講出來。後來他常去的機構負責人告訴我們,爺爺以前去機構接送孫女,不發一言,但那次飲茶後,他每次來都打招呼,和其他人聊天,可見一件小事,都能讓人重拾自信。」


有次杜國倫看電影,片中一句對白擊中他心坎:「Who are you to judge me?」他複述此句對白時竟罕有露出激動神情。


香港打工一族每到周末、假期都想先放鬆,再談其他,「神經俠侶」卻長年將公餘時間投入社會事務,旁人讚他們厲害,杜回應他們是普通人,所做的,人人都能做到。「人人都有24小時,視乎如何運用,我們都有自己事務。有人有好多commitments,都可創造社會運動、社會倡議;有些人好得閒,lifestyle是吃喝玩樂,有時間都不做(公益)。」自己寫書,原來埋下伏筆,牽引了社企出來,李嘉雯道:「至緊要大家志同道合。大家行了這條路出來,覺得條路可以行落去,亦是有意思的事。」


「亦予亦受」 發揮所長建自信

跟杜國倫傾談,覺得他對「得閒去飲茶」發展步伐掌握得十分清晰。他解釋,做社聯義工時,看見很多社企沒有財務或生意模式,故他辦「飲茶」,一定要有財務可持續計劃,視乎資源多少而行事,但怎也要保持推進力(momentum)。


傳承地道飲食文化 保持推進力

「飲茶」起初是捐款人出錢請弱勢社群飲茶,從中認識慈善機構,慢慢活動模式、內容加添變化,例如有探訪、玩遊戲,最近甚至有以飲茶為主題的戲劇。「飲茶」除了傳承地道香港飲食文化,強調活動「亦予亦受」(give and take),給受惠者機會發揮能力,建立信心和自我認同。


「飲茶」毋須辦公室,杜國倫和李嘉雯一直以義工身份做「飲茶」,另有義工幫忙,成本主要是活動物料、卡片、宣傳單張,故首兩年利潤已倍增。


然而,有些意念因欠資源而暫時擱下,例如以遊客為對象,搞飲茶關愛。「遊客來港,一定飲茶,他們若能飲茶同時做善事,可以了解香港社區,相信有客源,香港一年有超過6,500萬遊客!」


幸好去年「飲茶」取得中大校友慈善基金撥款,可以重整網站,擴大工作規模,杜國倫計劃安排專人分別負責企業、學校和公眾,「做甚麼企業社會責任活動?港交所又規定上市公司要披露《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飲茶』應有市場。

杜國倫(左)及李嘉雯(右)志同道合,共同創辦社企「得閒去飲茶」,遇上荊棘時互相鼓勵,其堅持吸引了其他人加入做義工。(陳國峰攝)

 杜國倫(左)及李嘉雯(右)志同道合,共同創辦社企「得閒去飲茶」,遇上荊棘時互相鼓勵,其堅持吸引了其他人加入做義工。(陳國峰攝)

李嘉雯構思「飲茶」文化傳承活動,最近一個是以點心文化為主題的話劇,並由贊助的律師樓員工繙譯為英文及教小朋友發音,最後小朋友在律師樓表演,贏盡讚賞。(受訪者提供圖片)

 李嘉雯構思「飲茶」文化傳承活動,最近一個是以點心文化為主題的話劇,並由贊助的律師樓員工繙譯為英文及教小朋友發音,最後小朋友在律師樓表演,贏盡讚賞。(受訪者提供圖片)

「得閒去飲茶」2017年一個活動在財爺官邸舉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邀請30多位深水埗基層家庭的孩子歡度聖誕,小朋友事前經李嘉雯母親教導弄了腐皮卷點心(圖),以示心意,令他十分感動。(受訪者提供圖片)

 「得閒去飲茶」2017年一個活動在財爺官邸舉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邀請30多位深水埗基層家庭的孩子歡度聖誕,小朋友事前經李嘉雯母親教導弄了腐皮卷點心(圖),以示心意,令他十分感動。(受訪者提供圖片)

撰文 : 張少貞

經濟日報報導 https://paper.hket.com/article/2272145?r=cpstni